尸姬

文强来到这里有一上午了,太阳毒辣辣的, 口干舌燥又饿又累的文强口袋里分文没有。 「老子不过是穿个小树林,也碰到穿越了, 这是啥子地方啊!我勒个去喵了个咪的!」文强几乎是爬着走到一个小镇望着这些民国服装百姓仰天叹道。 「难道我要做第一个饿死的穿越者?」文强摸着肚子看着来往人群自嘲道。 文强可不认爲21世纪毛爷爷能在民国用。 「屠家开开流水席,走大家一起去看看。 」「他家莫非有什麽喜事?」不对啊,前两天才死了女儿。 「「嘘,别多嘴,今天就是他家女儿大婚日子, 这是招婿拜堂一起呐。 」文强听着过往人群说流水席,免费吃, 早就乐了急上火跑去。 等文强跑去屠家的时候已经早有一大群人在那里了, 但是饭菜都没上所以一个人也没吃倒是议论纷纷。 「屠老爷,你倒是开席啊,我们这群人早等着呢。 不会是让我们白来吧?」底下一名富商大声道。 其他人也跟着起哄了。 「大家稍安勿躁,小女前些日子遭不幸, 被人所累老夫白发人送黑发人,本来是风光大葬日子, 但是昨日小女托梦至今未婚却亡,更是怕老夫一人膝下无子女照顾, 所以特托梦老夫来招婿。 」台上中年胖老爷也就是屠老爷顿了顿。 「今日有毛遂自荐者做着女婿,老夫这才开席。 不然光有新娘,无新郎,怎可行?」话一落, 顿时人群不停后退谁愿意娶一死人?何况那女子死的蹊跷, 假上吊结果不知遭了什麽报应,那猫被乌鸦惊吓, 结果一扑将板凳给弄掉了,那死的那个冤。 那狰狞面容至今看到的人还还怕,谁敢去娶??要知道不管是黑猫还是乌鸦特爲邪门。 两者合一,那还了得,附近人都吓的冷汗津津。 虽然画风略熟,但是文强没多想,什麽死的惨啊, 蹊跷什麽的作爲一个无神论者文强才不计较这些, 爲了肚子着想当先站了出来。 「既然屠老爷招婿,在下不才,也不想让诸位乡亲们久等了, 愿在府上作婿。 」屠老爷听闻声音看去,发现是一名眉清目秀男子, 个子中等一头短发,穿的类似西洋装,看上去知识分子, 心中大喜过望。 不是文强又是何人?比起附近歪瓜裂枣, 文强可以说是出类拔萃了。 不过屠老爷如今心中却是别样滋味,本来哪怕是歪瓜裂枣也认了。 却来了一名,相貌端正,留洋归来的知识分子。 若是娇娇还在的话,此子也算不错归宿,可惜。 「不知先生哪里人士,又在哪里高就过?」屠老爷装模作样问道。 「在下文强,老家在湖广地区,前些年留洋国外, 今年才回乡探亲路经此地。 」「好,好,如此文强就做我半个儿子了, 小女屠娇娇泉下有知也是幸甚。 」屠老爷大悦道。 「岳父在上,受小婿一拜。 」文强强忍不适厚着脸皮对屠老爷作揖道。 「好好,贤婿免礼,各位乡亲们快快入座。 」屠老爷脸上都快笑出花了,本来再没人就准备找治安队长那个贪财矮冬瓜的, 结果出了个金龟婿虽然不久后可能变成死龟了。 一群人,你来我往,你干我敬,推杯换盏不亦乐乎。 文强也吃的不亦乐乎。 只说长途跋涉,饿久了。 天色渐晚,马上是新郎,新娘入洞房时刻了。 那些客人也都走了。 「阿财,阿旺,还不送姑爷回房?」屠老爷对两个家丁说道。 「文强,也不早了,早点歇息吧,哎,人老了不中用了, 熬不得夜老夫先回房了。 」屠老爷转头对着文强叹道。 「岳父说笑了,您正值盛年,龙精虎勐, 哪里有半点老态。 」文强陪笑道。 「文强啊,早点歇息,晚上别到处乱跑。 好好陪这小女。 屠老爷笑眯眯点了点头道,想起什麽叹了口气走了。 「姑爷请。 」旺财两人作势带路道。 文强随着2人出了福苑,越走越偏,到处一片荒凉还有一处小树林所在。 「我说两位兄弟,这是去哪里啊?」文强赶紧问道, 这尼玛画风不对啊现在不是睡觉吗,怎麽跑荒郊野外的?「当然去送你见小姐。 」阿旺露出森白牙齿一笑道。 听到此处,文强心中一惊,准备随时出手了结这两个家奴。 此时吃饱喝足,精神饱满,以现代民间散手搏击打法, 文强打两三个人是不成问题的要是生死相搏出手偷袭成功率更大。 学武时文强就更倾向学习台下擒拿,摔法和下手阴狠毒辣的死穴打法, 而不是倾向擂台比分赛。 「姑爷别误会,小姐没住在老爷那,我们这是带您过去住而已。 」阿财连忙赔笑道。 「原来如此。 」文强恍然笑道。 文强也不想浪费一次荣华富贵机会,宴席上也打听过, 这屠老爷是沿海一带首富甚至和港督都有些关系, 在这里可谓手眼通天人物。 文强不过是现代社会一屌丝,能攀龙富贵也不想浪费机会。 不过三人因爲此事气氛却是冷淡下来了, 说说笑笑也停了也不知刚才阿旺是有意这样说还是无意的。 三人来带一片荒地,四周寸草不生,鸟虫声绝迹。 阿旺和阿财两人一把再一个坟地拉开地面暗门, 一个小地道暗门擡了起来。 「姑爷请入洞房。 」两人对视一眼作势道。 文强也不犹豫,本来就是爲了荣华富贵, 不过是和死尸睡几晚而已。 文强入内,两人连忙关闭暗门,好在里面透气强, 倒也不担心憋死。 坟内,有一普通新房大小,四周贴了大红双喜字, 一女尸身穿大红新娘装束红盖头躺在床上。 文强看这里基本上和洞房花烛差不多样子, 也不甚在意拿起桌上的喜酒喝了几杯。 「也不知那屠娇娇是什麽模样,怎麽说是名义上老婆。 」文强寻思着走到床边掀开女尸头盖。 只瞧那女尸,面色惨白,眉宇间略显凶狠和戾气, 显然平日里是个刁蛮大小姐天大地大我最大人物。 脖子处还有勒痕。 「今晚你就别睡床了。 」文强捂着鼻子嘀咕道。 如今是仲夏,尽管屠娇娇没死多少日子, 但是尸体也散发淡淡异味了尽管身上熏香掩盖但是还闻的出来。 文强一把抱住屠娇娇尸身入手倒算软绵, 但是分量却比活人重太多了。 文强拖了会终于将他老婆塞进衣柜。 一把躺在床上,累的荒,三两下就睡着了。 文强睡觉有个不好习惯,喜欢乱动,或者喜欢抱着点什麽, 被子枕头的睡姿更是没有十七八种,也有八九种, 睡觉都能睡出个花样。 文强正睡眼迷离中,感觉怀中抱的多了点什麽, 触手柔软倒是没在意。 没过几米顿时一个机灵惊醒了过来,脑中电光红石中瞬间闪出一个念头, 尼玛坟里多出个人??「我勒个去,怎麽回事。 」文强看着床上女尸脑门冒汗看着匪夷所思一幕, 怎麽从衣柜里出来的?文强依然不认爲死尸能自己跑出来。 「狗艹的,肯定是旺财两人做的恶作剧, 想吓死老子?呸!」文强暗骂道。 「砰砰砰砰……」文强狂敲暗门声音传了出去。 暗门外坟墓上面睡梦中旺财两人立刻惊醒了。 「我说阿财,这,这不会是出了什麽事吧?」阿旺脑门冒汗抹了抹吞了口唾沫结巴道。 「我怎,怎麽知道。 」阿财这时也好不到哪里去。 「要,要不我们回去吧。 」阿财又涩声道。 「现在回去,肯定被老爷打死,要不你应声?」阿旺深知屠老爷手眼通天, 在他手下做事敢阳奉阴违被发现绝对死的凄惨。 「你怎麽不应声?」阿财也不甘示弱争执起来。 两人几下扭打起来互相指着。 动静弄大了。 「TMD,果断是你两小子在外面,嘀嘀咕咕说啥了, 你们不会一夜没睡在外面吧?」文强听到暗门后的声音心也定了下来更加怒火中烧。 文强一嗓子一吼,外面顿时静了下来好似时间静止了一般。 仲夏时期此时附近却是冰凉刺骨,一种阴寒气氛从两人心中升起。 甚至小小旋风从地底一熘烟转过,不细心根本看不出, 甚至隐隐传出呜呜声。 「姑,姑,姑爷是你吗?」阿旺忍不住还是应了。 「废话,不是我,里面还有第二个人不成?你两到底干嘛, 大晚上不睡消遣老子是不是?」文强一听大怒吼道。 「不是,是老爷吩咐我两在这陪着姑爷的, 看姑爷有什麽需求。 」旺财二人一听此言倒是放下心来了。 「磙JB蛋,快开门。 老子非揍死你丫的不可。 」文强一听大怒,本来被他两耍了,还敢拿便宜岳父压他, 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老爷吩咐还过半个时辰才行。 」阿财放下心来笑道。 「捏多规矩,你们是耍老子的是吧?还老爷规矩, 真是狗胆包天老子老婆你们两也敢动?难不成她还自己走动了不成?」文强恼怒喝道。 旺财二人闻听此言当场吓尿了,他们新姑爷可是一点装腔语气也没有, 明显是认真的。 两人只觉得此处阴风阵阵,此时四点多锺, 却不见什麽鸟儿。 哌哌哌,两只乌鸦突然飞过!死兆报呤!可是!两人看到诡异一幕出现了, 飞行中乌鸦突然僵直从天上掉了下来。 恰巧就掉在两人脚边。 通红眼睛冒出仇恨目光死死盯着坟墓里。 一阵凉气从脚底直冲旺财两人身心。 乌鸦间接导致或者说害死了屠娇娇。 这是他们知道的。 但是他们还听镇上毛大初毛天师说过,这是阴尸还魂。 屠老爷爲富不仁,杀人盈野,传言那僵尸本是是个好官儿, 化爲僵尸也不甚害人天师本想放过,却被屠老爷自作主张乘其不备, 点燃太阳天火焚烧而死。 故而戾气不绝,化身爲鸦报复屠家,可惜屠老爷命硬, 却克死了女儿。 旺财两人僵直身体脸色难看对望起来。 半响撒腿跑了。 文强听两人脚步声跑了,直接睡床上小咪了会, 丝毫没发觉屠娇娇身上异味已经淡到没有了。 「大热天的,这里居然还这麽冷,真是奇葩。 」文强一把扯过被子盖在身上打着冷颤喃喃道。 终于快到正午的时候,暗门才被打开。 「旺财这两个狗日的呢,跑哪去了?」一开门文强大怒道。 「他们回老家了。 」两名新面孔家丁一听,连忙赔笑道。 「他老家在哪里,老子活剐了他两!」「老爷说了, 他两老家在阴曹地府他两去了老家就回不来了, 他们不听老爷命令只能流放回去了。 」声音生硬无比还带着某种恐惧。 「你们不会也学旺财二人一样半夜偷跑进来整我吧?」文强暗叹便宜岳父心狠手辣但是口中却淡淡问道。 「当然不会,我们可不想回老家。 」两人连忙摇头道。 文强白天也没什麽事可做,几个狗腿子领着他到处逛, 美名其曰熟悉业务産业。 而就在几人到处闲逛,斗鸡遛狗的时候,屠老爷已经派人将旺财二人一身血液偷偷灌溉在屠娇娇坟上, 坟头像是活物一样缓缓吸收着鲜血直到一丁点血迹和血腥味都没有, 看的几个家丁直打颤。 如果文强细心点的话会发现,这剧情和某个很像僵尸道长影片剧情差不多, 可惜没有。 此时逛街的文强倒蛮细心的,因爲看到一老两小的老盯着他看, 直走向前来到底是什麽事情。 反正如今狗腿子多,还怕什麽老弱病残敢打他歪主意?「师傅你怎麽老盯着那人看?看他过来了。 」旁边一矮冬瓜对老人说道。 「这位老人家,您老是盯着我干什麽?不知在下可有得罪地方?」文强见那老者虽矮胖秃顶, 但是面色红润精神饱满,一脸正气倒不像什麽宵小之辈, 便客气道。 「没什麽,只是观先生面相奇特而已,而且最近更有煞气, 阴气戾气,缠绕先生天庭,若无事的话最好晚上最好别到处乱跑更不能一个人呆在外面, 远离尸体乌鸦等物。 」老者侃侃而谈道,一旁两跟班还是徒弟什麽的连忙拉着老者衣袖示意别说了。 「在下文强,不知老先生高姓大名?」文强寻思道原来是个江湖术士, 还是行了一礼毕竟是老人没有恶语相向。 「老夫毛大初,师承茅山,今师徒三人躲避战乱才从北平过来。 」老者见文强礼数周道,也自报家门。 「我师父乃是出名的捉鬼天师,您要是有什麽事情直接找他, 镇上上次僵尸事件就是我师父制服的。 」旁边瘦高个是个机灵人,连忙对自己师父擡高身价。 文强作爲一名无神论者,没亲眼见过鬼和僵尸, 或者铁证的话根本不会相信的。 「我如今身有要事,就不叨扰诸位了。 」文强也不好挥袖而去,只好淡淡告别道。 「这是十块大洋,大师替我看相也不能白看, 收着吧。 」文强从口袋中拿出十块大洋递给毛大初到。 「只是看下面相而已,先生不必如此,而且老夫也没看出太多问题, 先生命理太过奇特。 」老者擡手拒绝道。 「师傅你就收下吧,我们如今晚饭还没着落呢, 还要租房开店门哪样不缺钱?这十块大洋,正是贵人相助啊。 」廋高个见师傅还要拒绝连忙从文强手中夺过大洋连忙道。 「谢谢先生啊,下次光临。 」一边说一边陪笑道,那贱贱样子让人忍俊不禁。 文强对着老者道了个别,也不理会那小子, 直径走了。 「奇怪,奇怪,好奇特的命理,好奇怪命理。 」老者看着文强背影喃喃道丝毫没有理会廋高个和矮胖子争夺欣赏大洋打闹情景。 「师傅,人都走了,你还看什麽,这人有什麽奇怪的。 」矮胖个子看师傅一副失神样子忍不住道。 「你们不懂,常人若是三种阴狠毒邪气汇聚天庭, 会霉运连连七日内必死无疑,这种情况可能性更大是妖邪吸其阳气。 更可怕的是此人命理带血色红光可以看出前不久克死了两条人命, 自动过滤邪气更有诸邪不侵,万法不破痕迹甚至转移给其他人, 世间怎麽有此等人物?」文强并没有听到这些 听到了可能也不在乎如果此人说和毛小方有些关系或许文强能注意到前因后果了, 甚至明白自己和别人体质差异了。 三次元和二次元,三维度生物和二维度生物能没有差异?一个纸面上书画电视存在, 一个是真实存在的。 否则不然穿越小说金手指乱开,要麽气运逆天?位面意识能忍?没办法金佛要进小庙喧宾夺主, 所以只能用金手指都是用来消减这尊大佛。 进去了别想出去了,一个半三维生物了还想回到三维现实世界不成?夜色渐深, 在身边人催促下文强买了几只烧鸡,烧酒,一些夜宵回去墓穴了。 亮丽月光透过墓穴照在屠娇娇尸体上,屠娇娇显的更加艳丽非凡, 甚至多了些许妖艳如果不算身上开始散发出的寒气的话, 还以爲是活人。 守在暗门后两名家丁不敢离开此地分毫, 生怕遣返回老家。 尽管此时阴风阵阵,好似有鬼怪哭诉。 嘎嘎嘎声音响个不停。 呜呜呜呜似哭似泣,好似追魂夺命。 两名家丁都没有发现自己此刻脸色惨白, 好似大病一场过。 仲夏天气更是冻的浑身发抖。 此时墓穴内的文强吃着烧鸡,喝着烧酒, 倒是觉得无碍。 只是稍微有点凉意而已,更是没发觉他背后的艳丽屠娇娇尸体手指动了动。 若是常人在此,早就坐立不安,山珍海味都吃不下了, 勉强强压心中恐惧也是发泄在食物上丝毫没有像文强此异类轻松愉快的吃宵夜了。 尽管传言旺财二人没动过尸身,常人听到早不自在了, 连靠近屠娇娇尸体都不敢了。 但是文强不在乎,只觉得两人要回老家的时候死鸭子嘴硬而已。 这就是无神论者在神话妖魔世界的可怕之处。 你不敢的,老子敢做。 毛大初作爲一个天师是有道行暂时魂穿地府的能力, 更能敬畏神佛。 假如文强当着地府判官或者毛大初面说: 「玉皇大帝是老子孙子。 作爲现代人什麽东西都敢写,都敢说,还怕区区一句玉帝是我孙子?这在旧社会是不可思议的, 特别这种妖魔时有出现世界。 文强酒足饭饱后就准备歇息了,但是床上一件女尸始终不舒服的, 准备再把她拖回衣柜。 一瞧那女尸,却跟昨晚大不一样了,昨日那完全死尸般的惨白已经没有了, 反倒是肌肤如玉般光滑面色也是艳若桃花栩栩如生前, 抱起时触手更是滑爽但是比昨日冷了不少。 如果说是昨天像块温玉,今天是快冷玉了。 正所谓饱暖思淫欲,此时一看这便宜老婆艳丽非常, 色心就起了。 按正常发展,屠娇娇贿赂地府人员,从判官手中得了一套炼尸回魂之法, 托梦给他老爹。 谎称7日后可以复活。 那屠老爷也是思女心切,便照她所做。 最后那保卫队队长矮冬瓜贪财无比又是屠娇娇未婚夫, 最后屠老爷威逼利诱最后在墓穴吸尽阳气而死。 那矮冬瓜第一天就吓个半死,第二天晚上就被旺财二人堵在暗门内不能出来。 只能胡吃海喝壮胆。 第三天好言相劝几人在墓穴内打牌,结果其他三人半夜被诡异动静吓个半死, 扔下牌就跑了还堵住门不让那矮冬瓜跑出来。 第四天矮冬瓜冻僵了。 七日之后,屠娇娇怨魂彻底融合了自己尸身, 炼成玄阴魁尸大法。 成就无敌尸王。 本来僵尸乃人死后怨气所化産生灵智,从这点可以看出, 僵尸和生前本人是不相同的了基本上魂魄已经归了地府, 而是尸体因怨气从还残留在身体中恶魄诞生灵智所化 成了第二人格奇特存在本质上不是同一人了。 脑细胞里存在记忆自然也被读取了,而爲了无牵无挂彻底斩断过往关系, 所以每当僵尸出来害人第一个杀的便是自己至亲之人。 屠娇娇自然不懂这些,只是按炼尸之法所做, 屠老爷自然被复活后的屠娇娇第二个吸光鲜血而死。 第一个自然是新婚丈夫了,鸡肉味嘎嘣脆。 所以严格来说屠娇娇算是尸鬼,半尸半鬼。 怨魂强占快成僵尸身体里的恶魄,类似借尸还魂, 同类同体同恶玄阴,玄煞,又有生怨气,死怨气合一。 简直是丧尽天良,丧心病狂,尽管意识清醒却早已疯狂。 若非最后被天雷所毙,捉鬼大师也要变成死尸了, 整个沿海地带包括香港都要变成鬼蜮死域……当然文强是不知道了 反倒是色心大起正常人见尸体异状早吓尿了, 文强21世纪什麽没见过什麽兽@ 交,恋尸癖什麽传闻都见过。 何况名义上老婆做点什麽也没什麽吧?再说大燕国有个皇帝就干过, 这事情。 文强在桌上翻找了会,拿起一抹稀薄的丝绸, 不是爲别的而是怕感染。 毕竟是具尸体,现在又没套子。 屠娇娇又不是什麽YIN娃DANG妇。 复活后逆推不可能,鸡肉味嘎嘣脆还差不多, 她老爹都被她咬死。 主角又没什麽魅力系统光环加成,否则不会差点饿死了。 人啊,没有无缘无故爱,也没有无缘无故恨。 屠娇娇生前就是大小姐脾气,死后更是觉得老爹作孽害了自己, 不同意自己和秋生在一起更对秋生痴心女鬼移情别恋, 恨意滔天这些都害成自己枉死诱因。 如今尽管在融合体内恶魄,但是周围还是可以感知的, 「看」到这个便宜丈夫开始脱自己衣服时心中更是五味参杂。 昏暗灯光下,屠娇娇尸身焕发着如玉般光泽, 甚至还有少许红晕。 更让文强刺激的是屠娇娇居然是「白虎」下身没有有丝毫阴毛。 这也是文强了,这时代其他人早吓的没魂了, 本来诡异邪门还加上白虎主凶煞。 文强拿起丝布包裹着小弟弟就想顶进去, 那缝隙如此小以文强几乎初哥水平经验能?文强左手包裹着受刺激而勃起阴茎, 右手撑开屠娇娇尸身下面门户门户露出粉嫩的小穴洞。 「这尼玛,太小了吧,怎麽进去?」文强看着比小指头还细小穴顿时傻眼了。 「不管了,反正死人一名,老子顶也要顶进去。 」文强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屠娇娇小穴里戳。 屠娇娇尽管身体不能动,却能感受到,恨不能现在就咬死文强, 但是又觉得一种异样感觉传遍全身至于下身痛楚和下地狱所受刑罚惨死怨气相比完全是毛毛雨了。 「反正没死几天,应该没多大问题。 」文强说着干脆甩掉丝布,就挺着阴茎往里艹, 尽管没有进去但是龟头上的异样刺激感和神经元所反贯快感给了文更大刺激。 此时文强更没发觉屠娇娇身体颤抖了下, 手指动了动。 随着阴茎浅浅的在屠娇娇门户的小穴进出, 文强阴茎开始分泌出前列腺有了润滑,阴茎更进一步小穴内, 此时文强强忍者龟头微痛倍感鼓舞小穴内居然分泌出淫液来, 不过文强并没有注意。 「兹」有了几层润滑文强深吸一口气阴茎硬挺了进去。 小穴内狭小阴道几乎让文强差点瞬间缴械投降。 阴茎挺近去后并没有直接开始野蛮冲撞。 文强反而开始缓了口气,歇了回,让阴茎刺激感减少, 丝丝血迹随着阴道口流了出来证明屠娇娇处女终结。 屠娇娇终于松了口气,毕竟这家伙在身上磨磨蹭蹭的确让人不爽至极。 屠娇娇感觉阴道内那股炙热阴茎所处位置一股异样触感好似小猫绕一样, 心痒难耐。 但是此刻却不能主动动起来。 这种欲生欲死感觉让屠娇娇更是难受,一种恨不得放弃体内恶魄融合。 但是想想又岂能放过如此机会?而阴道内阴凉干燥, 文强阴茎反而没有多大刺激因爲冷反而开始萎缩起来。 文强哪里能忍,看着那如玉般光滑娇躯双手握住那挺翘饱满乳房, 色心一上心头荷尔蒙一发不可收,阴茎瞬间无视那阴冷的阴道环境膨胀炙热起来。 文强挺着阴茎开始冲刺起来。 没有润滑,干巴巴的,但是阴道内还是软肉, 并不是冰块异样刺激感不是双手能给予的。 「噗噗」水声开始流荡,尽管屠娇娇死了, 但是如今半尸化魂魄归体有了思维,已经能感受身体机能了, 自然感受神经元所传出快感至大脑大脑复活自然反贯下达指令给身体分泌出爱液。 异样从没有的快感涌上屠娇娇心头。 尽管屠娇娇尸身一动不动,但是文强却干的起劲。 双手不停揉搓双峰变形,又还原的过着手瘾。 干燥阴冷的阴道没有活人灼热刺激的快感, 但是却更能让人持久。 阴茎每次深入,如同进入层层叠叠肉芽, 好似排挤着阴茎又好似往内吸入。 爽的文强不能自已。 不知艹了多久,快感慢慢的开始聚集,随着快感顶点聚集在龟头, 文强更是加快冲刺速度。 随着快感越来越快聚集龟头,文强龟头更是酥麻一片快到顶点了, 一把操起屠娇娇大腿将其顶在墓穴墙上有着一缓更是延长了要射精时间。 乘着快感疯狂艹这屠娇娇尸身小穴,就在又要快感要集中顶点的时候, 小穴内突然一阵凉意冒出湿漉漉淋了龟头一片, 受此一击文强再也忍不住,精液瞬间爆发射进小穴内部子宫口。 「啊」屠娇娇此时再也忍不住沙哑叫了声, 身体还微微发抖回味残留高潮馀韵。 文强一听心中一阵惊跳,阴茎射后还是勃起, 经此一吓差点萎缩了。 「艹,臭娘们,吓老子一跳!」文强见屠娇娇没动静, 只当是神经电流作用反应破口大骂道。 「老子干死你。 」文强趁阴茎还是硬的勐干起来,本来有些疲软的阴茎又坚硬如铁起来。 似乎是干的间隔时间短还是文强觉得用强有力能力压服了心中那突然惊吓而出的恐惧似的感觉格外刺激, 只觉得哪怕尸变老子也干死你哪怕是食人僵尸, 也在老子胯下服服帖帖温顺如猫哪怕你是洪水勐兽, 妖魔鬼怪也在我胯下呻吟。 此时文强想道此处,只觉得春风得意,快感倍增。 屠娇娇随着一波波舒爽感,感受着子宫内精液散发惊人阳气大喜过望。 「玄阴尸魁功本来至阴至邪,如今快转化爲玄阴尸鬼, 只要吸干此人阳气再进一步便是九阴玄煞不灭尸魔。 」屠娇娇心中冷笑不已。 坟墓四处周围更冷了,如此反常若是有道之士路经此地就会发现此地乃是极爲凶残的养尸之所。 外面守着不让文强跑出去的家丁肯定不是什麽有道之士, 只觉得此地邪门无比四周阴冷可怕,黑漆漆好似有一头贪婪的野兽冷冷注视着。 两人脸色更白了,好似大病一场,但是不想回老家的话, 就得守着这位短命姑爷先死在墓穴可惜二人不知道, 屠老爷早就将两人性命作爲血食给屠娇娇预留了。 「啧啧,真不错,好吃好喝供着,还有美人相伴, 舒爽。 」文强摸着屠娇娇赤裸尸体感觉肌肤冰冷而柔软又有一些弹性咂了咂嘴感叹道。 操了那麽久文强也懒得再去将屠娇娇塞进衣柜里, 索性就抱着睡了。 「听说明清时期不少专门将那些童女,少女杀死后用腊封住用来淫乐, 听说是最早的充气娃娃了。 要不要将这便宜老婆也封了玩?」文强胡思乱想着睡着了。 月光光,心慌慌。 月色下一具赤裸女子指甲慢慢长出半尺来长, 旁边一名抱着她熟睡男子毫不知情。 屠娇娇指甲长度长完,口中尖牙开始慢慢长出, 在夜色下放着寒光。 「咯咯咯」随着一声鸡呤,墓穴内屠娇娇口中尖牙慢慢缩回, 新的一天到来了。 「师傅,我们到处贴这些符干什麽啊,十块大洋啊, 不能就这麽浪费了房租还没交呢,这几天一个生意都没接, 不算那个贵人的话。 」一旁秋生帮着毛大初每家每户贴符一边回头问头问道。 「我知道,我知道,师傅肯定是什麽买一送类似的折扣活动、」旁边矮个胖胖文才抢先道。 「叫你们平时多用功,你们不放在心上。 哎,也不知以后谁来继承我这手艺。 」「你们没发现小镇上每人额头发黑吗?而且还是乌云盖顶, 黑中发红也不知是什麽样的劫难,居然让这镇上所有人都有万劫不复的血光之灾, 我也只算到一点劫数与那屠家有些关联具体也不清楚了。 」毛大初面色难看道。 也不知是什麽样鬼怪这麽凶残,要知道鬼怪伤人, 都是单个事情很少鬼怪残杀大量人群的。 因爲凡是人都有阳气,而人群集中阳气更是凶勐。 哪怕是鬼王之类的也很少去人群镇上,都是慢慢蚕食。 不管当初的毛小方,还是其他天师,大师, 道长捉鬼驱邪很少见鬼怪破门而入伤群衆的。 都是冤有头债主有主。 毛大初这边一边指挥两徒弟布置天师灭尸符法, 一边琢磨着以符引雷法和历代道长的驱邪经验。 毛大初擡头看着街上人来人往,却乌云盖顶的人群, 好似人来人往的不是生人而似一群死人。 一股凉意惊悸感弥漫心头。 「这不是毛道长吗?这麽早就开始工作啊, 这到处贴那麽多符啥玩意这是?」文强一大早打着哈欠吃饭早点对着毛大初师徒几人打招唿道。 「原来是文强先生,老夫在这里布置天师灭尸符法……其中蕴含三十六天罡布置之法, 和七十二地煞。 成周天布局。 还有此法……」文强看着毛大初一谈起这玩意, 就没停唾液横飞。 文强自动和毛大初拉开距离,就当听催眠曲了, 反正这里没电脑电视什麽的无聊要死。 正当晴天,万里白云,突然黑云磙磙,太阳正在消失。 「啊??天怎麽黑了?」「是啊,怎麽回事、」「快看!天狗食日。 」无数镇民纷纷议论起来。 突然一声尖利女声从天空传来!「嚄呵呵, 所有人都得死!!!」声音中充满无限怨毒与恨意。 「不好,乡亲们,大家快回家,关好窗门。 」毛大初在街道上连忙吼道。 毛大初在镇上也算小有声明,大家一听, 连忙赶回家去只是人群混乱无比。 「没想到碰到日食了。 运气不错啊。 」文强完全无视了毛大初一副愁眉苦脸, 忧心忧民的样子。 「文强先生,这里很危险。 还是赶紧回去关闭门窗吧。 」毛大初赶紧道。 「这只是正常的日食而已,刚买的几个烧饼, 几位要不要吃几个压压惊赏赏日?」文强那恶趣味的话浓的毛大初师徒三人非常无语。 「算了,我回天台,边吃边看日食,我倒看看有什麽妖魔鬼怪。 」文强见毛大初想说什麽连忙打断后甩了个背影直接走人。 「这些老神棍都爱搞这麽名堂。 」文强也只是心里想想倒是没说出口。 「师傅我们怎麽办?」文才对着毛大初问道。 「嘿,我看还能怎麽办,自己找死关我们什麽事?」秋生大大咧咧道。 「话不能这麽说,那可是大主顾!财神爷!」文才这个矮冬瓜连忙反驳。 「去屠家!屠家下人们根本没让我们贴符, 而且文强先生根本不信我们说的话这个暂且不谈 那孽障肯定是去屠家屠家现在是阴煞之气冲天, 可能有不好事情发生我们赶紧去。 」毛大初是个正义感十足人,尽管和屠家不对付也不愿看到妖魔害人。 「好浓的血腥味,我艹??」文强一回屠家就看到满体死尸, 内脏到处飞还有的尸体四分五裂。 文强一步步迈进屠家,看着到处血流成河场景, 除了感觉恶心外更是很大疑问?这屠家,财産怎麽破?「开膛手杰克穿越了?还是电锯惊魂里面那个家伙到了??艹什麽东西造成这样伤口??」文强蹲来仔细观摩着尸体自语道。 「咚咚咚」圆状物磙动声音。 「谁?」文强听到声音立刻毛发乍起, 再怎麽神经粗大在这麽血腥惨案发生地点肯定打十二分注意力。 磙动东西不是别的,是一颗人头!而人体旁边是一双嫩白小脚再往上是一双修长浑圆美腿, 纤细腰肢大红喜新娘喜服。 「娇娇?你没死??爲什麽要杀你爹???我靠, 什麽情况!!」文强徒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文强,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那老东西可一直想你死呢, 他只是利用你而已。 而且很碍事。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屠娇娇狰狞戾气的面孔微笑着有一种扭曲的美态。 或者说是病态,起码文强是这麽觉得的。 「咳咳,那个娇娇啊,你是说岳丈大人想杀我?这?而且你知道怎麽不和我说?大家可以一起商量, 不行可以谈啊现在怎麽收场??」文强只觉得真悲剧, 刚结婚老婆是杀人狂魔屠了她自己娘家简直丧心病狂。 「亲爱的,放心这里不会有人知道的,包括你!」屠娇娇性感红唇边突然露出两颗尖利的獠牙。 「哪里买的假牙??这麽大个人了还玩小孩子玩意?」看着屠娇娇走进文强也不在意伸出手就去摸下獠牙。 「亲爱的,难道还认不清现实吗?我不是人。 」屠娇娇轻声笑道。 「你当然不是人,你连你自己亲身父亲都杀了!」文强一把抓住屠娇娇脖颈恶狠狠说道。 「当然,我喜欢,我也觉得那老家伙碍事, 但是你方法太激进了。 」文强转顔淫笑着一手抓住屠娇娇饱满白嫩奶子揉捏着变形。 屠娇娇感觉胸部异样感传来,想起每天晚上激烈运动, 只感觉下面有点湿。 「你不怕我是僵尸鬼怪吗?」屠娇娇娇躯软倒在文强怀中勒住他的脖颈娇喘吁吁问道。 「就算是僵尸鬼怪,这麽美的僵尸鬼怪, 我也不放过。 」文强一边下手摸索着屠娇娇玲珑挺翘臀肉一边回答道。 「但是人家想和你永远在一起啊。 」屠娇娇娇嗔道。 「那就在一起咯。 」在修罗般血腥场景和一个女杀人狂做爱真是一种别样刺激, 文强没怎麽考虑就回答了。 「不后悔吗,亲爱的?」「后悔的才是傻子, 亲爱的别说那麽多了。 」文强已经不满足外面手足之欲,右手伸进了屠娇娇内里胸口揉弄起来。 屠娇娇獠牙慢慢接近文强脖子。 。

上一篇:大家快来幹我吧 下一篇:地狱姐妹花